首页 | 学科组简介 | 学科组成员 | 各类总结 | 学习心得 | 通知公告 | 活动简讯 | 基地学校建设方案、计划 | 教学设计 | 专题讲座 | 论文发表 | 获奖证书 | 试题编制 | 课件资源 | 表格下载 | 我的留言

长汀县南山中学《文本“教学解读”不可忽略四处细节》

              

                            长汀县南山中学  吴宜康

     有人说,从来没有一个学科像语文科那样难教。因为语文学科不仅要考虑“怎么教”,还要考虑“教什么”。“教什么”这一本由教材编写者完成的工作,也转嫁给了教师。就阅读教学来说,合适的教学内容,取决于教师的文本教学解读。那么,什么是文本教学解读呢?教学解读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教学解读,是指在教学情境中的文本解读,要求在限定时间内提高学生解读文本的水平和能力;狭义的教学解读,专指教师课前备课时的文本教学解读行为。文本解读和文本教学解读不一样,文本解读可以牵涉到文本的方方面面,可以是教学中用得上的,也可以是用不上的。而教学解读务必兼顾各种因素,出发点是服务教学、利于教学,解读的目的是“为了教学”。初中语文文本“教学解读”大赛福建省已举办了两届,不少参赛选手对文本“教学解读”存在不少困惑,笔者也有幸参加了省、市首届比赛并获奖,在备赛、比赛和赛后反思中,越来越感觉到文本教学解读不可忽略文本的四处细节。

    (一)虚词处

    在文本教学解读中,我们常常把目光聚焦在实词上,除此之外,我们也要关注那些容易被忽略的虚词,因为有一些虚词也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以虚词为切入口进行文本教学解读,常常能更好地走进语言丛林深处。

    王君老师教学《老王》片段:

我们从干校回来,载客三轮的取缔了。老王只好把他那辆三轮车改成运货的平板三轮。(生读)

师:这个句子中哪一个词语最心酸地写出了老王的活命状态?

生1:“只好”

师:“只好”!来,我们来把这个句子读好。你来试试。

生2(深沉地):老王只好把他那辆三轮改成运货的平板三轮。

师:同学们啊,除了这个“只”,文中还有太多的“只”,请找出来,我们仔细品味一下,再来读这些句子,每个“只”都要重读。

他靠着活命的只是一辆破旧的三轮车。

他只有一只眼。

以后只好托他同院的老李来代他传话了。

他只说:我不吃!

    在这个教学片断中,王老师抓住了含有“只”字的五个句子进行教学解读,引导学生反复拼读,让学生领会到老王在“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别无选择”的境况下“活命”的状态。

     再如《背影》的第一段:“我与父亲不想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在这一段教学中,我们往往会抓住两个词语“最”、“背影”进行文本教学解读,很容易忽略另一个非常普通的字——“不”字。那么,这个“不”字能改成“没有”吗?学生经过反复品味,得出“不相见”是不想相见,并用末段的“家庭琐屑便往往触他之怒,他待我渐渐不同往日”相佐证。而“没有相见”可能是“想相见,但因各种原因而不能相见”,这个“不”,充分表明了父子之间是有隔阂的,也为后面的三次流泪做铺垫。这个“不”字很寻常,却有着深刻的含义,而要把它挖掘出来,靠的就是文本教学解读的深厚功力。

    因此,在教学解读时要充分挖掘虚词潜在的价值“以言逮意”,触摸作者细微的感觉,捕捉作者细腻而丰富的人生体验。这样,学生才能充分认识到虚词不虚。通过咀嚼虚词不断挖掘语言深度,从而体味到平常的虚词在语境中产生的精妙之情。

    (二)闲笔处

     在文本研读时,我们都会发现不少文章中都有似乎可有可无的闲笔。所谓细节决定成败,闲笔的处理也马虎不得,在文本教学解读时,多关注闲笔,挖掘闲笔背后的深意,在课堂教学中将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老王》一开篇,作者就写到“我常坐老王的三轮车,他蹬,我坐,一路上我们说着闲话”,初读这句话,我们都会有这样的感觉,作为散文大家的杨绛,是不是语言有点啰嗦呢?“我常坐老王的三轮车”,已经交代的很清楚,当然是“他蹬”“我坐”,为什么还要重复一句呢?这闲笔可否删掉呢?联系下文深入解读后我们可以发现,这是作者在有意展示“当时的我”的一种优越感:老王是个蹬三轮的,我是个坐三轮的,我和你不是同一条道上的人。同样也是在为“现在的我”的愧怍蓄势。

    《背影》一文写车站送别时,作者却闲来一笔“到南京时,有朋友约去游逛,勾留了一日”。我在前几轮处理这句话时,总是给他忽略。去年再教《背影》,我思考了几个问题,南京一日为什么不展开写?因为和中心无关,详略得当吧!既然与中心无关,为什么不删去呢?进行深层次思考,我们会发现,此时祖母去世,父亲事业,家庭经济陷入困顿。父亲要做的事情很多。父亲来南京谋事,在这样的情况下,父亲的时间就显得非常紧迫。父亲忙的是非同小可,关系到全家生计。我到南京游逛一日,父亲自然要干等我一日。而我呢,在这种家庭情况下,还有心思跟朋友闲逛,这更体现出我的年少不懂事,也佐证了下文“我那时真是太聪明了”,表现出我的愧疚之情。

   (三)反常处

     有些文本,在某些地方出现一些与常理不相一致的地方,我们姑且把它称为反常之处。 反常之处是文本教学解读值得关注的地方,抓反常处应该成为揣摩情感的一种方法。

    《背影》的最后一段:我北来后,他写了一信给我,信中说道:“我身体平安,惟膀子疼痛厉害,举箸提笔,诸多不便,大约大去之期不远矣。”我读到此处,在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我们来详细解读一下父亲的心的内容。如果按常规出牌。父亲书信中“我身体平安”应该顺接的下一句是什么?应该是“请勿挂念”,可父亲写的是“惟膀子疼痛厉害”,肩膀疼痛可能是什么病?有可能是肩周炎之类的。父亲然后写了什么?“大约大去之期不远矣”。肩膀疼痛能够导致很快就“大去”吗?不能。事实上,父亲也是20年后才去世。可是,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写呢?这一反常处激发了学生的探究兴趣。经过联系上下文,学生得出,是父亲想念儿子了,渴望儿子回来看他。文本教学解读抓反常处往往可以得到与众不同的收获。

   (四)标点处

    标点是书面语言的有机组成部分。经典文本的作者往往仅用几个不同的标点就能恰当的表达人物复杂的内心世界,收到含蓄蕴藉的此时无声胜有声的艺术表达效果。在文本教学解读中,通过深入解读标点符号的意味和妙用,体会灵活运用符号带来的情感意蕴,从中咂摸出不一样的味道。

    如《故乡》中的第32段和第57段,解读标点背后的内涵:

32段:“这好极!他,——怎样?……”

57段:“阿!闰土哥,——你来了?……”

这两段句式一样,而且都用了五个标点符号,顺序也一样。我们先来解读32段的标点。这段是“我”听母亲说闰土要来后的表现或反应。“这好极!”感叹号表现了“我”即将见到儿时伙伴的激动和兴奋。“他,——怎样?……”逗号表示稍作停顿,“我”的记忆一下子被激活,儿时的伙伴一下子便从20多年前的记忆中被拉回来。破折号表示一种情感的转折,从惊喜转为对闰土的关切。问号表示询问,体现了“我”对闰土的关切之情。省略号,表示“我”想问闰土的情况太多,根本不知从何说起。

57段是“我”见到闰土后说的第一句话。“阿!”感叹号,表现“我”见到闰土兴奋激动的心情,以及惊讶的神态!“闰土哥,——你来了?……”逗号,表现一种亲切的情感,“我”脱口而出叫闰土为“哥”,显然没忘儿时的友谊。破折号表示转折,儿时的闰土活泼、开朗、机智、勇敢,眼前的闰土脸色灰黄、皱纹很深,眼睛红肿、头戴破毡帽、身着极薄的棉衣、手提长烟管、手像松树皮一样开裂,让“我”一下子难以接受。问号,表示惊讶和疑惑,“我”对出现在眼前的闰土既惊讶又不敢相信,好像在问:你是闰土?你就是我小时候的好伙伴闰土吗?省略号,表现了“我”对眼前出现的闰土不知所措,虽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因而说话也显得语无伦次、吞吞吐吐起来。

这五个标点,每一个都使课文表达起来更加准确、简洁、鲜明、传神,蕴藏着无穷的意蕴,甚至达到了文字达不到的效果。只要深入解读,就能挖掘出文字背后的内涵。

   文本教学解读,必须原汁原味地直面文本。不带任何主观的、非文本的东西,老老实实潜入文本中,潜入语言文字的深处,关注文本容易被忽略的细节,触摸每个文字的温度,咂摸每个文字的意蕴。只有这样,全面提高学生语文素养这一语文教学的最终目标才能实现。

    (此文发表于《福建教育研究》2017年第4期)

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才能发表评论...
用户名
科研基地校
+ 加入